欢迎访问中知在线
知识产权与金融碰出别样火花
阅读量:258 时间:2019.04.0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报记者 王方




作为新生事物,知识产权金融能否更好地激发创新动力和创业活力,如何通过金融手段让知识产权走向现实生产力,仍是摆在人们面前的一大疑问。



知识产权是国家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和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要素,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知识产权制度和金融制度都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设计。



不过,作为新生事物,知识产权金融能否更好地激发创新动力和创业活力,如何通过金融手段让知识产权走向现实生产力,仍是摆在人们面前的一大疑问。



在日前举行的“新时代·新机遇”知识产权金融创新研讨会上,业内人士深度探讨知识产权金融创新发展新路径,助力知识产权运营。



知识产权金融的本质



知识产权金融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知识产权高价值专利培育、商业模式创新、金融风险防控、知识产权流转等各环节,涵盖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重点产业知识产权运营基金、知识产权融资租赁、知识产权证券化等多项内容。



如专利商标质押融资就是知识产权金融其中一项内容。2018年,我国专利商标质押融资总额达到1224亿元,同比增长12.3%,其中专利质押金额达到885亿元,质押项目5400余项,分别同比增长23%和34%,达到历史新高。



再如重点产业知识产权运营基金。2015—2016年在中央财政大力支持下,国家知识产权局引导支持20个省市与社会资本共同组建重点产业知识产权运营基金,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带动社会资本投入知识产权运营,现已投出项目20余个,投资金额超过4亿元。



“大力发展知识产权金融可以有效引导金融资源更多地支持实体经济,更好地解决拥有专利权和商标权的广大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更好地增强地理标志应用对‘三农’发展的支撑作用。”在研讨会上,国家知识产权局运用促进司有关人士表示。


其剖析了知识产权金融的本质:知识产权金融是知识产权与金融资源的融合,是知识产权作为主要内容的金融业态,出发点是知识产权,落脚点是金融产品,其本质仍然是金融。



为此,他指出,首先要坚决做好金融风险防控。要坚决贯彻党的十九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关于整治金融乱象、防控金融风险的精神,在知识产权金融模式创新中,从防控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大局出发,做到穿透分析、深入论证、严格把关、合规合法。



其次,坚决服务于实体经济。“知识产权金融要紧紧围绕服务于生产和流通,引导金融资源流入实体经济,严禁脱实向虚、空转套利,挑着知识产权之名、做着庞氏骗局之实的所谓金融创新现象的发生。”他说道。



国家大平台大作用


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以下简称国家平台)董事长张东亮表示:“促进知识产权与金融资源的有效融合,有助于引导金融资本向高新技术产业转移,促进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培育发展,提升经济质量和效益。”


2018年,国家平台在国家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建设中积极发挥资源有效对接、信息统一汇聚、服务集中供给的综合性作用。


张东亮透露,其中,电子信息领域高价值知识产权财政资金代偿工作稳步推进,针对智能传感器方向两家合作机构的投资工作已完成;针对下一代数字电视方向拟合作机构的投前审查工作也已基本完成,预计于今年上半年完成投资。


国家平台旗下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产品经过研发、试点、推广等过程已有项目成功落地,“信、评、保、贷、投、管”六位一体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模式逐步得到实践验证。同时,国家平台一直致力于知识产权证券化研究,并与各相关单位建立联系,共同推动知识产权证券化体系工程建设,为此还特地成立知识产权证券化专家委员会。


在本次研讨会上,江苏省南京市江北新区国际知识产权金融创新中心建设规划研究课题启动。国家平台成为该中心规划课题的承接方。


南京市江北新区管理委员会科技创新局副局长聂永军表示,拟规划建设的国际知识产权金融创新中心重点要发挥两个作用:用好政府“有形之手”,尊重经济发展规律,更大力度引导和支持科技创新;放活市场“无形之手”,坚持用市场化机制配置创新资源,强化企业主体地位,发挥资本纽带功能,激发各类创新主体的创新动力和创业活力。


“国家平台将与有关方面一道上下求索,建立更加深入的合作关系,共同完善知识产权金融服务体系,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知识产权金融模式,进而更好地发挥知识产权对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张东亮说道。


多点探索 防范风险


“我公司知识产权融资租赁推行4年多以来,已经为400多家企业提供超过80亿元的融资支持。”北京市文化科技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伟在研讨会上说。


2015年9月,商务部和北京市政府发布《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实施方案》,提出在文化教育服务领域试点著作权、专利权、商标权等无形文化资产融资租赁业务,也就是知识产权融资租赁。北京市文化科技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是首批试点企业。


2019年2月,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全面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的批复》,同意在北京市继续开展和全面推进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我公司开创的知识产权融资租赁也在方案中得以继续保留。”刘伟说。


他介绍,知识产权融资租赁是以企业知识产权未来产生的经济现金流为偿债基础所形成的应收债权,最大特点在于其标的物不再是实物资产,而是无形的知识产权,且知识产权不但可以直接用于生产经营和市场开发,还被赋予与有形动产同样的价值,直接转化为真金白银。


“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是知识产权金融的基础。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要想做好,必须产品化,把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做成一个一个产品。产品化以后就容易标准化、市场化、规模化。”北京中金浩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坚表示。


在丁坚看来,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产品化以后,仍需要解决三个难点:评估难、风控难、处置难。“社会上多认为知识产权难以界定、难以评估的情况得到部分缓解,现在关键问题是风控难。”


刘伟坦陈,知识产权融资租赁风险比传统融资租赁业务高。其实,知识产权证券化也具有不稳定性。以影视作品知识产权证券化为例,知识产权所带来的现金流是不稳定的,一部电影或网剧产生的收益、点击率、收播率等很难预先判断。


“通过金融工具去实现目的,无论怎么包装、怎么架构,最终要把知识产权的真正价值体现出来。”北京知识产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何敏刚说道,“做知识产权金融,一定要和产业链、技术链结合起来,这可能是控制风险或处置风险的一个有效途径。


《中国科学报》 (2019-04-02 第8版 知识产权)



分享到: